过期果味饮料

=缤,用来刷els相关的号。
索雷斯常驻站街养老换装pve,目前主LC一家和OS,是个极其自我中心的萝莉控。
游戏半A,随时可能爬墙,摸鱼随缘。

最近试图跑到野队的KE们前头抢输出看他们跟割草机一样紧随其后渐渐逼近我心脏能飞出三百米

记一次快乐野队双(三)飞124。

除除草

P12是之前空间集赞点图

P4自家TI

后面是拿CT刷图感受和DLNB咚 乱七八糟的沙雕摸鱼 意会就好(。)

呜呜有时间再把P1好好上个色……

破茧

Narcissus.:

*AP→HE中心






Apostasia闭上了眼。


混沌如海潮般蔓延,亲昵地攀附身躯。他听见从所有地方传来的纷繁的杂音,或细小或庞大,有时是不甚明晰的低语,有时是响亮的呼喊。有如洪钟大吕般响彻耳畔的声音,他的声音,不属于他的声音,将他从追寻意义的迷思中唤醒的声音。


魔族,堕落的艾尔。不可染指的纯净之物。一闪而过,无法修改的过去。因为不能得到的声音感到恐惧,不安,和一些令人作呕的厌恶。既然已经不再想回去了…还需要确认什么?他拥抱他,一团虚无,一具空洞的形体。他们烟灰色的长发像倒置的烟雾一样缠绕在一起,漆黑的蛇样的延伸抓住它们,令一切向下沉,坠落深渊,夺走他所剩无几的神圣。


纳斯德。从他无意保留的记忆中挑拣出的碎片,废弃的纳斯德们堆积在一起。它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吗?无用之物堆积在一起,它们的灵魂紧缩在那副老旧的躯壳之中。它们拥有灵魂吗?属于谁或某个任务的物品,女神的物品,使命的物品,无意义的存在,Ain,Lofty:Wanderer,他,这副身躯。


我可不想保留这样的东西,他这样想。他们这样想,于是陈旧的造物们一个接一个挣脱了以实玛利赐予的身躯,在混沌中迎来毁灭,在混乱中迎来新生。像他最开始诞生时那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他没有灵魂,物品没有资格拥有灵魂,但假如他有灵魂的话,一定每一个碎片都在欢呼。他崩散的旧身体的每一个碎片都发出最后悲哀的呜咽,而一整个虚空都在欢庆着他的解放。他们的躯壳像风中的沙堡一样崩塌,像烈日下的冰块一样融化。他挣脱了最初也是最后的束缚,像一只刚从蛹中脫身的湿漉漉的蝴蝶,缓慢地张开羽翅,在黑暗中无人得见那些艳丽的花纹。然后他们成为了他,从虚无深处醒来,无尽时空的存在最终化为单独的个体。


于是他拥有了一个名为Herrscher的灵魂,和一具徒有其表的、残缺的残余。


他闭上眼。无处不在的混沌拥抱了这具身躯,从缺失的地方流过,有实质般。无形无质的不可名状之物将会引领新生的主宰前往亟待解放者所在之处,予以毁灭,予以重生。


一切都步入终焉之时,似乎有谁在叹息。有谁亲吻他的额头,有谁为造物的末路掉一滴眼泪。


也似乎什么都没有。一团虚无在虚空中做了一个梦。



她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吗?

CT出4y了

我错了 我再也不因为连着5个都是白屁股的记录喊他们非洲魔皇了

3LC加起来总计刷了大概350把4y 武器IN2把CT1把 可惜都赶在我没钱没肝的时候

我觉得我一定是三转职业神ID活人里头最菜的一个